<sub id="dn99n"><address id="dn99n"><listing id="dn99n"></listing></address></sub>
      <form id="dn99n"></form>

      <address id="dn99n"></address><form id="dn99n"></form>
      <address id="dn99n"></address>

      <address id="dn99n"></address>
      <noframes id="dn99n"><address id="dn99n"></address>
      <sub id="dn99n"></sub>

      <address id="dn99n"></address>

      <noframes id="dn99n">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3000字范文

      |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

        人們時常感嘆生命的沉重,總有一種不堪重負的感覺,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是因為相信生命可以永恒輪回嗎?下面就是小編給大家帶來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范文,希望大家喜歡!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3000字

        同情,同感,同理心,共情。同情是會讓人排斥的吧,雖然施加者不至于以居傲的態度,說:“嗟,來食!”但那種優越感其實還蠻氣人的;同感據作者說是情感的各個境界中最高級的情感,感知對方的喜怒哀樂并會對這份情感波動產生共頻。我是覺得它和同理心不同,和共情更接近一些。同理心的話,莫名認為應該用在有同種境遇的同類人身上。這么說吧,同感的出發點是愛,同理心的出發點是理解。胡掰的,不知道對錯~

        自從看過《1984》后,凡是和政治牽扯不清的東西都會覺得莫名惡心,有時候會很納悶,人,為什么可以壞到這種程度呢?盤問不休,拉人下水,踩人上位,層出不窮。秘密警察,老大哥,恨不得將所有人都曝光于閃光燈和攝像頭之下。在這種精神的壓迫下,所有的人,好的,壞的,都將會變成告密者,檢舉者,都將會以將別人拉下道德神壇而感到興奮,都將會在凌虐和踐踏別人的精神中獲得快樂。世界在扭曲,人性在崩塌,沒有人相信純粹,所有人都木訥的微笑著,都在自己變得不堪的同時渴望看到別人更加不堪,然后在見面時賞給對方一個了然的眼神。

        托馬斯正是因為不愿意得到這樣的眼神,他明明不在乎那些人,可依舊因為那些人的看法而不得安寧。因為職業原因,他對政治和整人一竅不通,雖不敢肯定他寫有關俄狄浦斯的文章是否有嫌棄當事人逃避責任的意思,編輯們斷章取義,由緩轉急,將敘述直接弄成論點,一發不可收拾。終于,一位杰出的外科醫生,淪為了一名玻璃擦洗工,直至成了一名鄉村的卡車司機。

        偶然的命運之鳥一齊飛落在她的肩頭,特蕾莎,一位發現自己無論生活在任何地方,都生活在她媽媽陰影下的集中營里,愛情挽救了她,也加深了她的不安。因為在集中營里,避無可避,無論怎么小心,都將會掉入被預先設計好的圈套里,猛獸和小獸,越小越接近安全,越是有聲望,越是沖在奮戰第一線,就越容易被當做把子,直至碾壓到社會底層,連小獸,不,連螞蟻都不如的境遇方肯罷休。

        輕與重,一切皆有因果,假如特蕾莎不這么敏銳和容易受傷,托馬斯不會將其視為漂流過來裝在涂了樹脂的籃子里的孩子,不會愛上她;假如托馬斯不是那么的盤旋于眾多情人之間,特蕾莎不會覺得在國外也生活不下去,她本來以為去國外可以切斷托馬斯與情人們的聯系,但她忘了情人是隨時隨地可以發展出來的關系,并不拘住在哪兒;不會認為只有兩人都處在弱的位置上才會相對心安。而這一切,都發生于偶然的巧合,偶然的貝多芬,偶然的數字6,偶然的賓館相遇。雖然這么說很對不起特蕾莎,偶爾也會想假如托馬斯的生活里沒有特蕾莎的出現,他會不會在國外繼續做他的醫生,繼續過著單身漢的輕生活,而特蕾莎,也許會待在她母親的集中營里被同化,也許會遇到另外一個托馬斯,誰能說得準呢?畢竟生活處處是偶然,而只有當偶然成為現實,這份偶然才能稱之為緣分,否則就至多是個擦肩,什么都算不上。也許會像她的母親一樣,變得拋棄羞恥感,過著放蕩不羈的虛無生活。這樣一來,兩人的生活都是輕飄飄的,誰也不挨著誰,這么一想,生命在輕的狀態下結束,是不是比在重的狀態下結束來得要強一些。然而偶然,也是非如此不可的一部分。

        特蕾莎的媚俗,是她想和托馬斯處在對等的狀態,一開始推著自己前進成為攝影師,后來也許是環境使然,也許是她發現托馬斯愛的正是她的弱小,于是是她就想將托馬斯拉向她,讓他成為和她同樣的弱小者,一步一個腳印。他們兩個人的死亡時間和弗蘭茨的死亡時間,都處在向過往告別和向新生活邁步中間的夾縫中。令人遺憾的必然?

        卡列寧,無疑是一條幸福的狗,是全書中最幸福的一個活物。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時間,過上了每條狗都渴望的鄉間幸福生活,趕趕牛群,撒歡散步。然而人不是狗,不能以狗的需求為基石,開創屬于人的和諧共存這一夢想。人比狗復雜太多,人被更多的欲望牽扯,特蕾莎為什么覺得自己愛卡列寧更多,更純粹,因為狗本來就是狗的樣子,它以主人為天,不需要讓它改變,不需要拉向自己,因為它本就不離不棄。它的一生就是幸福的循環,而人的一生是以直線前行的,循環只會讓他們覺得無趣。

        弗蘭茨說他情愿生活在一間“玻璃房”里,沒有任何秘密,對所有的目光敞開。嗯,所以在我看過的書里的某一個瞬間,都會以特殊的被遺忘的模式封印在我的腦海深處嗎?《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是這樣,《挪威的森林》也是這樣。等我的某一情感爆發到某一程度時,就會將這個瞬間抽調出來,同時認為用來形容當下情感的這個詞匯是自然而然出現的?我曾寫過一個流水賬似的一段話,名字叫《玻璃房子》,但于我而言,居住在玻璃房子里是讓人感到恐怖且痛苦的,沒有人會不討厭自己成為別人指點的談資,討厭那種跟犯了罪游行示眾一般的恥辱,我和薩比娜在這點上看法一致,放棄私密的人是怪物。

        全世界的人都是演員,每個人都是媚俗的奴隸,也總有一部分奴隸,是自愿被鎖鏈捆鎖著的,如弗萊茨的妻子,她和《阿特拉斯聳聳肩》里邊鋼鐵總裁的妻子一個樣,他們需要的只是借用地位制造演出的舞臺,她們熱愛演戲并以此為生命的價值。所以,對于不同的人,牧歌的曲調應該也是不同的,媚俗的反面,被社會拋棄的那些雜音,抑或是不和諧的調子,應是與媚俗對立的那些人的牧歌。

        弗蘭茨的一生,是被捆綁的,被自己想象出來的責任感捆綁,雖然其實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兒。想象妻子愛自己愛到離開自己就無法生存,所以即便他并不愛她依舊娶了她,像完成使命一般。在經歷了柬埔寨事件之后,本以為他的生活可以以自己的需求為中心了,本以為他終于可以心安理得心平氣和地和他的眼鏡女孩一起,過上不用滿腦子進軍,甚至不必非前行不可的生活。然而迎接他的,不是嶄新的新生活,而是通透之后的死亡,以及一句碑文“迷途漫漫,終有一歸。”以自己的生命,完成了他妻子后半生演戲用的全部素材。

        人做出的每一個決定,都被無比復雜的因素牽扯著。所以當選擇出現的時候,過重的壓力會壓得人喘不過氣,一旦將所有的選擇項都清除,清空到不必再做選擇的時候,這口氣就會松下來。松下來之后呢?短暫的輕松,會不會換來更為擰巴的壓力,如影隨形。慢慢的,麻木,得過且過的心態冒出來,幾個月,幾年,一生,也就這么沒了。既不遂心如意,也無任何價值。所以關于生命“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檢驗哪種抉擇是好的,因為不存在任何比較。一切都是馬上經歷,僅此一次,不能準備。好像一個演員沒有排練就上了舞臺。如果生命的初次排練就已經是生命本身,那么生命到底會有什么價值?正因為這樣,生命才總是像一張草圖。但“草圖”這個詞還不確切,因為一張草圖是某件事物的雛形,比如一幅畫的草稿,而我們生命的草圖卻不是任何東西的草稿,它是一張成不了畫的草圖。”所以人永遠無法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無法知道站在十字路口的時候究竟該朝哪個方向走,人只能活一次,既無法修正自己的過去,亦無法預算自己的將來。一切都是徒勞,一切都非如此不可。

        最后說說四大主角唯一活著的薩比娜,一位美麗的畫家,托馬斯和弗蘭茨的情婦,媚俗這兩個字好像就是從她身上引出來的,一個最擅長逃避,最不擅長背負與他人之間的關系的人,更沒有被任何重量牽制住的人,她活得輕飄飄的,明明很虛無,卻又莫名通透,輕代表的虛無派和重代表的充實派,兩者對于身體而言,哪個負荷更大一些呢?

        從這本書中接觸到媚俗這兩個字,我理解的媚俗,是人對不會發生卻渴望其發生的精神向往以及在此基礎上想象出來的心理安慰,比如人與人之間的相互理解,比如一個沒有隱私,沒有個體存在的伊甸園。雖讀這本書不止一遍,卻朦朧覺得并未抓住重點,雖說一千個人眼中一千個哈姆雷特,但我看到的哈姆雷特,定不是作者想要表達的哈姆雷特,深覺自己還是太膚淺了。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3000字

        這本書太深刻了,太多的哲學思考,有我能理解的和不能理解的。我覺得它是部偉大作品,形式嚴謹、故事動人、思想深刻,下面寫下我的一些想法。

        書以尼采的永劫回歸論點開始的。尼采是正確的,永遠循環下去絕對稱得上是一場噩夢。沒有死,何為生?但是有限回歸卻絕對是十分有益的,我想這是昆德拉的觀點。昆德拉以捷克勇氣和謹慎的兩次選擇闡明:只有一次經歷等于沒發生過,多次重復后發現當初選擇不一定真的是錯誤的。這使我想到了囚徒困境,單次囚徒博弈必然會選擇互相背叛,但多次重復博弈,雙方都會采取互相信任。我始終覺得,因為人人都知道生命的時間有限,所以都會去讓人生朝好的方向發展。但在道路上面臨的一個又一個選擇,誰能確定哪一種對未來是正確的?有限回歸就給出了這樣一種測試,去幫助你掌握正確選擇。我越來越覺得年輕時候,試錯是可以被原諒的,以包容心態而非苛刻去對待自己和他人,所有人都能活的更好。

        輕與重是全書的的主題。對待生活上,托馬斯的輕與特麗莎的重形成鮮明的對比。

        在對待蘇聯入侵捷克這個他們生活的時代背景上。托馬斯厭惡蘇聯人,對他們入侵捷克深惡痛絕。但他還是覺得這與自己的關系并不大,所以沒有多么強烈去反抗。相反,特麗莎將到街頭拍照作為自己捍衛祖國權利的努力,她甚至因此像獲得了新生一樣。

        其實這在兩人成長中已經決定,托馬斯離開妻子和兒子,過著單身漢的生活,他的生活就開始輕飄飄了,作為布拉格一個十分出名的腦外科醫生,他可以說應有盡有,他愜意的享受著這種輕飄飄的生活。而特麗莎從小就想擺脫母親,想卻做不成,這就是一種沉重。她喜歡看書、游泳,這些似乎都是沉重人生的表現(我有種感覺,有些人在生活中就能很輕松得獲得知識,而像我就需要到書中苦苦求索,輕與重從基因里就決定了,我喜歡看書和游泳也說明我承受不了那種輕飄飄的生活)。但是他們兩個遇到了一起,輕不再輕,重不再重。托馬斯常常為這個順水飄過來的孩子望著院外的墻,也痛苦的一點點改變、一步步追隨著特麗莎。另一方面,特麗莎勇敢的離家去找托馬斯,開始了輕盈的嘗試。但是就像小說的名字一樣,輕之不能承受是必然的,托馬斯和特麗莎從蘇黎世到布拉格再到農村,這本身就像書中說的那樣,越來越貼近大地,越來越重。強大的托馬斯遇到了特麗莎,不管出于同情還是愛情,最后都他都變得軟弱;而軟弱的特麗莎一步一步牽著托馬斯走,她最終讓托馬斯只屬于她一個人。什么是輕和重?什么是強大和軟弱?到頭來不過決定于人生中遇到什么人而已,往往因為那個對的人,我們才變得沉重和軟弱。

        還有關于媚俗的討論,這也讓我收益匪淺。小說沒有給一個簡單的定義,而是一個概念群。我個人覺得偏見就是媚俗,認為上帝神圣的不拉屎就是媚俗,認為所有人都要遵從同一個價值觀就是媚俗。反過來,以包容的心態看問題,允許異己,最重要是自己不盲從,這就不媚俗。

        再就是關于俄狄浦斯悲劇的寓意。我曾經深信,只要自己內心是為了做正確的事,即便結果不正確也可以被原諒,甚至可以被推崇。俄狄浦斯王所做的一切罪孽,他都毫不知情,他戳瞎自己、流放自己,這演變成無法抗拒的悲劇。從常情上評判俄狄浦斯王沒有任何問題,這也與心學切合;但從現實后果上看,這就是俄狄浦斯的原罪。心學能治心,用來治世我覺得還不夠。

        其實還有很多可以談的話題,比如:由于認識的差異導致人與人之間誤解的問題,過分關注陌生大眾、熟悉小眾和父母情人等的目光的問題,靈魂與肉體到底是否同一的問題等等。但是真覺得頭腦中東西太多了,反而失去了單點深入切入的能力。如此哲學思考密度的小說,我想是適合多讀幾遍的。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3000字

        那天坐車路過鐘樓,車如往常一樣,堵得有些厲害,只能一步步往前挪。

        從斑駁的車窗望去,地下通道口幾個稍上年紀的婦人,兩個坐在小凳子上,襙著手,半抬著頭,表情木然,用空洞的眼神看著來來往往、匆匆而過的行人,腳邊放置的幾疊報紙在風里搖曳不止;一個矮胖、頭發蓬亂的婦人站著,手里拿著報紙地圖類的東西不停地扭轉著身體,用微乎其微的希望與失望不停交替的眼神看著路人。

        站臺上約十多個四十歲左右的婦女穿著不合體的工作服拿著鐵鍬張望著車的方向。

        八九十年代常見的飛鴿還是鳳凰牌的加重自行車旁站著各自的主人,車頭上用木板或硬紙板笨拙的寫著:木工、土工、水工等。這些中年男人相互攀談著,不時用余光注意著來往的路人,透著他們的希望。

        我聽不到聲音,就像看一場二十世紀初的默劇,雖然嘈雜喧鬧,卻沒有故事情節、主角配角。不知道為什么,那畫面不時回繞于腦中,心就一下子沉靜下來。

        世間的劇無時無刻不在上演,任誰也無力改變??尚牡木融H之路在哪兒呢?

        純粹世界里的詰問

        “最沉重的負擔壓迫著我們,讓我們屈服于它,把我們壓倒在地上。但在歷代的愛情詩中,女人總渴望承受一個男性身體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負擔同時也成了最強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負擔越重,我們的生命越貼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實在。

        相反,當負擔完全缺失,人就變得比空氣還輕,就會飄起來,就會遠離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個半真的存在,其運動也會變得自由而沒有意義。

        那么,到底選擇什么?是重還是輕?”

        米蘭·昆德拉在他充滿哲理的小說《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的開篇第二小節中就拋給讀者一個同樣沉重的問題,這樣赤裸裸的詰問頓時讓我無處可逃。在我看來,米蘭·昆德拉所寫的世界不是構建于生活之上,而是來自生命本身的詰問。

        而此刻,在這個由作者構建的純粹的世界,我可以任由我的靈魂從這繁密物質世界里抽離,剝開塵世的一件件外衣,去感受體驗這里純粹的愛與痛,苦于淚,輕與重。

        “人生的悲劇總可以用沉重來比喻。人常說重擔落在我們的肩上。我們肩負著這個重擔,承受得起或是承受不起。我們與之反抗,不是輸就是贏??烧f到底薩比娜身上發生過什么事?什么也沒發生。她離開了一個男人,因為她想離開他。在那之后,他有沒有再追她?有沒有試圖報復?沒有。她的悲劇不是因為重,而是在于輕。壓倒她的不是重,而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

        “壓倒她的不是重,而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這句話深深地刺痛著我的趨于麻木的心。我清楚地看到,曾經的那么多日日夜夜的迷茫與麻木,痛苦和孤獨,絕望和無助,不是因為生命中的負擔,而是因為靈魂缺少生命中本應承受的重,使得靈魂太輕,身體太重,身體與靈魂無法完美的融合,無法真正的全身心的去感知生命,享受生命。

        靈魂的缺憾,在這個純粹的世界里,在那些純粹的體驗中,通過反復的參照與提醒,回顧與反思,遺忘或回憶,得到了修復與補充。

        我想說的是:這兒天很藍,陽光燦爛,都睜不大眼睛,坐在地上聞到濃郁的青草味道,有只小小蜘蛛正沿著我的手指往上爬,旁邊樹上有清晰脆耳的鳥叫聲,風徐徐走過,幾多未謝的無名紫色花兒。這里美好一片。

      8250
      偷玩熟睡大人裤裆
      <sub id="dn99n"><address id="dn99n"><listing id="dn99n"></listing></address></sub>
          <form id="dn99n"></form>

          <address id="dn99n"></address><form id="dn99n"></form>
          <address id="dn99n"></address>

          <address id="dn99n"></address>
          <noframes id="dn99n"><address id="dn99n"></address>
          <sub id="dn99n"></sub>

          <address id="dn99n"></address>

          <noframes id="dn99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