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n99n"><address id="dn99n"><listing id="dn99n"></listing></address></sub>
      <form id="dn99n"></form>

      <address id="dn99n"></address><form id="dn99n"></form>
      <address id="dn99n"></address>

      <address id="dn99n"></address>
      <noframes id="dn99n"><address id="dn99n"></address>
      <sub id="dn99n"></sub>

      <address id="dn99n"></address>

      <noframes id="dn99n">

      中學生《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精選5篇

      | 春林

        生命有不能承受的輕,而我們依舊活到下一秒。下面小編為大家收集整理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歡迎閱讀與借鑒!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

        現在讓我們設想一下,如果我們生命的每一秒都無限重復,一切都將以我們經歷過的方式再現,且這種反復,還將無限重復下去,那么我們的生活會怎么樣呢?也許,我這樣描述,過于抽象,那么把這種“永恒輪回”放在一個具體的情境中呢?如果14世紀兩個非洲部落之間的戰爭一直被重復?如果法國大革命一直被重復?如果法西斯戰爭被一直重復?那么現在我們所學的歷史給予我們的感受會不會不同呢?又或者說我們可能不會有歷史,我們一直都是“重復的現在”。永恒輪回中的歷史,一舉一動都承受著不能承受的責任重負,這就是尼采說永恒輪回的想法是最沉重的負擔。而我們現在所了解的那些歷史,少了那些血腥的沉重,歷史變成了文字、研討。在輪回不存在的世界中,一切都被卑鄙的許可與諒解了!

        人生恰恰是不存在輪回的!每個人都走在偶然的道路上,沒有彩排,沒有比對。昆德拉將人生比作一張成不了畫的草圖。如同書中提到的那句德國諺語:一次不算數。一次就是從來沒有。只能活一次,就和根本沒有活過一樣。人們肆意的生活,變得比空氣還輕,隨意的漂浮在空中,脫離了土地與人群。那么問題來了,重就真的殘酷,輕就真的美麗嗎?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托馬斯顯然就是這個問題的詢問者。托馬斯是一個外科醫生,他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內心既渴望女人又畏懼女人,所以他為自己制定了一套外遇法則,與不同的情婦做愛卻不同床共枕,他是一個靈與肉的分離者。昆德拉親切的稱呼他對女性的迷戀為“放蕩型的迷戀”,事實確實如此,托馬斯只是一個獵奇者,在不同的女人之間游離,他幻想通過性能夠揭示每個女性身上真正到的自我,或者可以說他想用自己的手術刀剖開身體的外衣,追求女性身上難以想象的部分。他認為每個女性身上都有一個有別于其他女人的百萬之一的“我”。只有在性上,才能征服女性身上那百萬分之一的不同??梢哉f促使托馬斯追逐女性的不是感官享樂,而是征服世界的這一欲念。

        但凡事總有例外,歌德曾說:“世界就是一個隱喻”,那么愛恰由隱喻開始。一個叫特蕾莎的年輕女侍者以一個“隱喻”出現在他的世界里,隨即占據了他的“詩化記憶”。他選擇了讓這個“順流而下飄至他床榻之岸的涂了樹脂的孩子”占據他床榻的另一側。但他追求生命之輕的靈肉分離觀,讓特蕾莎經?;钤诩刀手?。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

        輕,為什么不能承受?

        一直都讀不懂這個詞:“媚俗”。記得米蘭昆德拉將“Kithcs”闡釋為“已講過一千次的美”,“意味著故作多情的集體謊言”,在昆德拉的筆下,媚俗已并非對每一類任何某個特定情景的描繪,也并非僅僅限于藝術,它已成了政治,社會,文化的一個基本特征,成了人類共同生存狀態的一個指稱??墒欠磸头喓脦状?,始終讀不懂里面帶的情感。這書里帶上的感情色彩過于朦朧,往往使人偏離原來的想法,愈演愈烈的小說感撲面而來,然而卻在下一句話中牽連出的背景狠狠地打了人的臉。就如同文中描寫弗蘭茨疲于奔波在情人與妻子之間,后面卻以一句“日內瓦還保留著法國的傳統,夫妻得睡在一張床上。”

        一直都學不會,薩賓娜背叛的原因。她所厭倦的忠誠,和對他人的媚俗,卻是當代所推崇的品德:一個是代表被人們所重視的詞匯,另一個則是現世生存所不得不具備的技能。是的,我學不會。不管是世俗的評價,還是對活下去的執念,都不允許我學會。沒有了所謂世俗的紛擾,也就相當于存在于一個虛無縹緲的夢境。

        高二:許語

        最喜歡里面一句話:永恒輪回的想法是最沉重的負擔。一如路易阿拉貢所言:感激他是因為他使我相信,面對不朽的東西,即使死神也無能為力。是的,沒有永恒輪回,只有不朽。寄存在我們腦海里,只會是永存于世的經典,而非例行的公事,更絕非因滿足現世低俗情感的創作。

        再者,忘不了里面托馬斯對妻子和對特麗莎的感情,其糾結的在兩者之中徘徊,那近乎溫柔的慈悲,我竟不知道該如何評價他的負心。即使最終,他還是選擇了特麗莎;即使后來,兩人感情眾多波瀾;即使最后,他們死于一場車禍?;蛟S,托馬斯愛上的,只是特麗莎那猜忌的靈魂。這世上,有很多看似輕于鴻毛的事情,卻沉重的讓人難以承受。

        人永遠都無法知道自己該要什么,因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來生加以修正。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檢驗哪種抉擇是好的,因為不存在任何比較。一切都是馬上經歷,僅此一次,不能準備。所以,這就是為什么輕,不能承受的原因。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

        上一次讀米蘭。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生命之輕》,已記不得是什么時候了,總之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因為年輕,讀書喜歡追逐情節,對大段大段人性的剖析、推理、評論,多是囫圇吞棗、蜻蜓點水、一目十行地掃過,讀完了便束之高閣,沒有思考,沒有回味,心里沒有留下多少印跡。所以這次重新捧起這本書,翻動每一頁的時候,感覺是如此的清新,書中的每一個細節陌生而又浸洇出淡淡的似曾相識。

        重讀這本書的沖動是緣于一日午間的小憩。我躺在辦公室的長沙發上,習慣性摸起一本書,隨意翻開其中的一頁,準備稍讀片刻后休息,于是就遭遇了那篇關于《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的書評,模糊的記憶之門也就隨之緩緩地開啟了。

        這次讀得很慢,下意識地追隨著舊日的足跡,字里行間的思索代替了情節的追尋。尤其是開篇的第二段,整本書的靈魂,是每次打開書都會反復咀嚼,并陷入良久沉思的。

        巴門尼德于公元前六世紀提出世界分成對立的兩半:光明、黑暗;優雅、粗俗;溫暖、寒冷;存在、非存在。他把其中一半稱為積極的(光明;優雅,溫暖,存在),另一半自然是消極的。輕為積極,重為消極。昆德拉卻認為這種二分法很幼稚,認為“也許最沉重的負擔同時也是一種生活最為充實的象征,負擔越沉,我們的生活也就越貼近大地,越趨近真切和實在。相反,完全沒有負擔,人變得比大氣還輕,會高高地飛起,離別大地亦即離別真實的生活。他將變得似真非真,運動自由而毫無意義。”然后他追問“那么我們將選擇什么呢?沉重還是輕松?”

        在忙碌與閑暇之間,在束縛與自由之間,在辛勞所得與不勞而獲之間,在堅守責任與推卸責任之間,人們往往避“重”就“輕”,趨“利”避“害”,傾向后者,而逃避前者。但試想一下,太多的閑暇是否就是空虛,人們究竟是要工作時的忙碌還是退休后的閑暇?無限的自由就是靈魂的無所依托,如同斷線的風箏四處飄零;不勞而獲的人,對待財富乃至對待人生往往流于輕狂、浮躁,錢來得快,去得也快,只有辛勤所得,才懂得珍惜;逃避責任的人,看似一身輕松、了無牽掛,以為這樣就可以走得更快,但不曾想到不被牽掛、不被需要無異于被親人、朋友、戰友、同事遺棄。一個勇于承擔責任的人,最終還是會比慣于推卸責任的人走的更遠。

        是的,忙碌、束縛、辛勞、責任,種種的負擔,是讓我們從浮躁的云端墜落的重力,讓我們根植于腳下的大地,讓我們觸摸到生命的質感,讓我們感受生活的真實!

        但是,掙扎在黑暗中的受難者背負的十字架又是怎樣的沉重啊?當一個母親,面對拿到大學入學通知書的兒子,卻掏不出學費的時候;當一個女兒,面對身患重疴的父親,卻付不起手術費的時候,當一個妻子,面對因冤入獄的丈夫,而叫天不靈、叫地不應的時候,沉重還是輕松,哪里由得了他們做出別樣的選擇!他們乞求上蒼的是哪怕給他們一丁點可以有所選擇的機會!

        有時候,就是給你選擇,那選擇又是何等的艱難?電影《蘇菲的選擇》中,蘇菲右手抱著女兒、左手牽著兒子瑟瑟躑躅在前往奧斯維辛集中營的隊伍里,當納粹軍官責令蘇菲只能留下一個孩子,另一個必須馬上送往焚化爐時候,兒子還是女兒?這種活生生將人撕扯成兩半的痛苦一直延續到生命的終結!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

        永恒輪回是一種神秘的想法,尼采曾用它讓不少哲學家陷入窘境:想想吧,有朝一日,一切都將以我們經歷過的形式再現,而且這種反復還將無限重復下去!

        永恒輪回之說從反面肯定了生命一旦永遠消逝,便不再回復,如影子一般,了無分量,未滅先亡,即便它是殘酷的,美麗的,抑或是絢麗的,這份殘酷、美麗和絢爛也都沒有任何意義。如果我們生命的每一秒都變得無限重復,我們就會像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一樣被釘死在永恒上。這一想法是殘酷的,在永恒輪回的世界里,一舉一動都承受著不能承受的責任重負。這就是尼采說永恒輪回的想法是最沉重的負擔的緣故吧。

        如果永恒輪回是最沉重的負擔,那么我們的生活,在這一背景下,卻可在其整個的燦爛輕盈中得以展現。

        輕與重

        “最沉重的負擔壓迫著我們,讓我們屈服它,把我們壓到地上。但在歷代的愛情詩中,女人總渴望承受一個男人身體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負擔同時也成了最強盛的生命力的象征。負擔越重,我們的生命越貼近大地,它就越真實。

        相反,當負擔完全缺失,人就會變得比空氣還輕,就會飄起來,就會遠離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個半真的存在,其他運動也會變得自由而沒有意義。

        那么,到底選擇什么?是重是輕?”

        很顯然,托馬斯的生命被分成了兩部分,遇到特蕾莎之前和遇到特蕾莎之后。在托馬斯的眼里,特蕾莎就像是個被放在涂了樹脂的籃子里的孩子,順著河流漂來,好讓他在床榻之岸收留她。

        殊不知,比喻是一個很危險的東西,在一個看不透的隱喻中,往往會產生愛情。在這一刻,生命變得如此沉重,它承載著兩個人的全部重量。我認為托馬斯是全書中最為矛盾的一個人物,他渴望著自由放蕩的生活,但又被束縛于對特蕾莎的責任與關愛中,心甘情愿,無怨無悔。所以當她臥病在床時,他才會不離不棄地守在她身邊;在她不辭而別時,他才會追隨她直到天涯海角。在唐璜的幻像中,我看到了特里斯丹的影子。

        巴門尼德曾說:輕者為正,重者為負。但事實卻往往不是如此,生命的輕與重雜糅在了一起時,輕與重便沒有了嚴格的界限,那又何嘗不是輕者為負,重者為正呢?

        靈與肉

        靈與肉是否對立,又是否不可調和?從前,人們總是驚恐地聽到自己胸膛深處傳來的有節奏的咚咚聲,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肉體是囚籠,里面有個東西在看,在聽,在思索,在害怕,在驚奇,這便是我們的靈魂。

        特蕾莎自幼便生活在母親的陰影中,在那個家里,沒有自我,沒有隱私,所有的生命都被看作是一具具大同小異的肉體。所以特蕾莎才會經常在鏡前端詳自己的容貌,所以當她看到坐在黃色長凳的那個男人時便明白自己注定要和他生活在一起,所以在她的夢境中會無止息地出現那幾個令人費解的畫面。因為她想透過自己的肉身看到與眾不同的靈魂,如同船員們沖出底艙,奔上甲板,向天空揮臂高歌。

        所以她的靈魂一直被禁錮在肉身中,所以她的生命會如此之重,所以她才會如此痛苦。

        媚俗與背叛

        薩比娜為了遠離媚俗,便開始了背叛。她背叛了親人、配偶、愛情和祖國。然而當親人、配偶、愛情和祖國一樣不剩時,還有什么好背叛的?在背叛的快感消失殆盡后,所剩的只有空虛與沉重。

        于是薩比娜陷入了虛空中,當我們刻意去遠離媚俗時,卻成為了最為媚俗之人。“人生的悲劇總可以用沉重來比喻。人常說重擔落在我們的肩上。我們背負著這個重擔,承受得起或是承受不起,我們與之反抗,不是輸就是贏。然而薩比娜的悲劇不是因為重,而是在于輕。壓制她的不是重而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

        正是因為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我們才會在一次次的背叛中變得越來越媚俗,終于變成自己當初所厭惡的樣子。

        牧歌—卡列寧的微笑

        卡列寧是一條狗,一條被托馬斯和特蕾莎所收養的狗。與人類不同的是,狗從未被上帝逐出伊甸園,所以卡列寧的生命在永恒中輪回,所以卡列寧總是在微笑著。它能聽到來自伊甸園的牧歌,隨著大寫的牧歌的升騰,降臨在這個世界上的便是遺忘和毀滅。

        相反,人類的生命就如一條直線,從誕生走向毀滅,無法逆轉。我們從伊甸園走入塵世,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下,沉重的肉身終于得以解脫。

        在大寫的牧歌的極點,在我們早就知道一定會雙雙死去的托馬斯和特蕾莎的呵護下,在其困苦和脆弱中,最終閃現出也被死亡裹挾的卡列寧溫柔而平靜的微笑。

        生命不是輪回,而是一段旅途。

        在旅途的盡頭,那些本就不屬于我們的早已物歸原主。

        于是我們空余一副沉重的肉身。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

        作家米蘭-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提出:“輕”與“重”。 他說:“最沉重的負擔壓得我們崩潰了,沉沒了,將我們釘在地上??墒窃诿恳粋€時代的愛情詩篇里, 女人總渴望壓在男人的身軀之下,也許最沉重的負擔也是一種生活最為充實的象征。負擔越沉,我們的生活就越貼近大地,越趨近真切和實在。相反,完全沒有負擔,人變的比大氣還輕,會高高的飛起,離開大地即離開生活。他變的似真非真,運動自由而無意義。那么輕為積極,還是重為積極呢?這是個疑問。唯一可以確定是:輕與重對立最為神秘,也最模棱兩可。

        人生離不開“輕”,“輕”是人留戀的終極原因,比如:愛情,友誼,音樂,欣賞大自 然,藝術創作等這些對生命本身的享受。在這方面做的最好的是徐志摩和三毛。他們喜歡自由,追求友誼,愛情和童真。他是懂的享受生命本身的人。

        人生離不開“重”,“重”給人能帶來充實,在“重”的圈子里,人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能從其中感到心靈充實的幸福,人會在人的本質力量化過程中發現自己,肯定自己,為自己自豪。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有過這樣深刻的體驗, 比如:當我們站在領獎臺上,我們心中洋溢著喜悅之情,我們會通過“獎牌”看到我們的本質力量,我們會體會到被眾人肯定后那種精神上無限的幸福。所以“重”在我們人生中是不可缺少的。

        人生除了“輕”與“重”外,還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也可稱為“沉重的輕”。所謂“沉重的輕”,是指人在無所事事的情況下,感到無聊、空虛、寂寞、孤獨等難以承受的感緒和糾纏在精神之中解不開的死結而引起的否定性的痛苦的感受。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那本書中,提到托馬斯在開始離開他的妻子特麗莎的幾天里,托馬斯確實獲得了自由。他又回歸到了單身漢的生活,整天可以呼吸令人心醉的自由氣息。但是不久,失去責任的“輕”就讓托馬斯難以承受,他發現自己原來更需要承擔家庭責任的這份“重”。沉重的輕”是人生的一個困惑,君不見大多數無所事事的富人經受著難以言表的煩惱,君不見杰出影星翁美玲因不堪忍受愛情中的“沉重的輕”而自殺身外亡。君不見精神病患者的精神病來源于想不開的“沉重的輕”。

        探討完“輕”、“重”、“沉重的輕”使我們明白了人應該這樣的活著:一邊瘋狂的賺錢,一邊瘋狂的花錢,掙多少,花多少,只要開心幸福就好。因為這樣的人生觀可以恰倒好處的把 “輕”與“重”結合起來,使人既享受了生命本身,又實現了人的本質力量。讓人感到充實平靜。它是一種非常切合實際的哲學生活觀,試想一下,人世間一切事物都在變,沒有一件東西能真正占有。得到一切的人,死時又交出了一切。不如在一生中不斷地得而復失,習以為常,也許能更為從容的面對死亡。所以我喜歡詩人蘭坡的詩:人生一邊趕路,一邊觀花。 因此,在這快節奏的社會里,我們就應該一邊學習,一邊工作,一邊娛樂。我們的人生需要在同一生活段完美地把學習工作娛樂結合起來。在生命的過程中來體驗幸福,追求幸福。

       

      中學生《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精選5篇相關文章:

      1.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3篇

      2.《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

      3.《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2000字

      4.《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900字-讀友吧

      5.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3000字

      6.《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2000字-讀友吧

      7.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1500字

      8.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讀友吧

      9.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1500字-讀友吧

      10.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讀后感3000字-讀友吧

      25027
      偷玩熟睡大人裤裆
      <sub id="dn99n"><address id="dn99n"><listing id="dn99n"></listing></address></sub>
          <form id="dn99n"></form>

          <address id="dn99n"></address><form id="dn99n"></form>
          <address id="dn99n"></address>

          <address id="dn99n"></address>
          <noframes id="dn99n"><address id="dn99n"></address>
          <sub id="dn99n"></sub>

          <address id="dn99n"></address>

          <noframes id="dn99n">